x

P2P時代已近尾聲?宜人貸選擇堅守 拍拍貸徹底轉型

分類:熱點觀察| 作者:互金社長| 2019-11-13 09:49:14| 8868人閱讀
摘要
進入11月,2019年眼看就要結束了,P2P監管試點前景仍未明,P2P深陷泥潭中,各平臺步履維艱。

進入11月,2019年眼看就要結束了,P2P監管試點前景仍未明,P2P深陷泥潭中,各平臺步履維艱。

截至目前,沒有一家機構完全合規并通過驗收,所有P2P網貸業務也未經過金融監管部門審批或備案。

伴隨多地持續釋放關于助貸業務的嚴監管信號,繼北京、深圳后,央行上海分行也強調將“嚴堵后門”,嚴防信貸資金流向助貸平臺。

對此,互金機構也聞聲謀變,一方面收縮助類業務轉為成套金融科技服務輸出,另一方面順應監管要求往持牌機構靠攏轉型。

01

11月5日,《財經》雜志報道,從接近地方監管的知情人士處獲悉,當前已不存在在6個省市進行監管試點一說,接下來監管或將出臺統一針對全國所有在營網貸平臺的政策。

下的狀況似乎有些明朗了,不過很快又被反轉了。

零壹財經聯系北京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副秘書長張羽表示:監管試點被否系媒體誤讀。

監管試點肯定是有,但是很難進入,而試點將會采用的是全國統一的網貸政策

P2P清退潮,監管試點未明確,各平臺也不能苦等,一些平臺也明確的做出表示。

為了撇清P2P的標簽,不少大型平臺悄悄轉型。現在連“中國第一家P2P”平臺拍拍貸都改名了。

11月5日,拍拍貸發布公告稱,在公司舉行年度股東大會上公司股東批準了將公司名稱由“ PPDAI Group Inc。”改為“ Fin Volution Group”,并提議采用“ 信也科技”作為公司的雙重外國名稱。

P2P行業依然是以清退為主,雖然可能未來會有全國性的政策出臺,根據目前的情況分析,其要求門檻絕對常高,大部分的P2P平臺都難以滿足。而且,有些地區的P2P直接全部清理一個不留。

鑒于這種形勢下,轉型確實是迫在眉睫,先撇清“放貸”這個關系,名字換了再說。

伴隨著改名字而來的是,拍拍貸業務轉型。拍拍貸創始人、聯席CEO張俊表示,目前拍拍貸已與20余家各類金融機構建立合作。

同時,今年10月后所有撮合成交的資金均來自機構。

雖然拍拍貸現在還有一些P2P的余額,但是已經沒有P2P的新交易,公司的主戰場已轉向金融科技。

一直以來,拍拍貸給人的印象更多地是一家金融公司,如今,它卻高調的表示要放棄這塊“肥肉”,拍拍貸的業務重心轉移并不是說說而已。

根據拍拍貸財報2018年第三、四季度,拍拍貸來自機構的資金占比分別為14.3%,20.4%,2019年第一、二季度,該比例分別為30.9%、44.8%,而最新數據顯示,2019年9月份,拍拍貸撮合的借貸總額為71.6億元,機構資金占比達到97%。機構資金占比快速提高。

事實,金融科技,本身也是金融+科技的“混血”組合,關于二者的側重其實一直以來都備受爭議。

在社長看來,拍拍貸向技術方面“倒戈”,這一舉措本身既是外部環境倒逼的結果,同時也適應和市場需要的必然選擇

02

拍拍貸以放棄P2P業務徹底轉型上岸宜人貸拍拍貸是兩條不同的道路,選擇停在原地陣守。

11月3日,宜人貸發布公告稱,將宜信惠民宜人貸網貸業務進行整合。

整合完成后,新增出借端和借款端客戶全部由宜人貸平臺為客戶提供網貸服務,宜信惠民將不再新增出借和借款業務

整合完成后,宜信旗下將只有一家網貸平臺。

據2019年三季報顯示,宜人貸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44.06億元。

以此來看,營收增長的同時利潤卻不增反降,說明宜人貸的業務還在擴張。

同時宜人貸還在收購其他平臺,并將宜信的更多業務板塊納入上市公司體系。

11月,宜信惠民旗下P2P業務全部整合進入宜人貸。宜信惠民截至今年6月底,已累計借貸金額2447億元,項目逾期率金額逾期率均為0,累計代償金額62.77億元,累計代償筆數35.82萬筆。

相較之下,宜人貸同期累計借貸金額僅為1185億元,累計代償金額4.56億元,累計代償筆數1.69萬筆。

P2P業務整合之后,宜人貸的業績必將大增。可以說是,別家做減法,宜人貸在做加法,堅守網貸業務。

不過,宜人貸今年上半年由于經營活動現金流凈流出9.9億元,現金流整體出現凈減少。

為了增加現金流,宜人貸二季度大幅削減了投資:至二季度末持有到期投資和可供出售投資分別較一季度末下降97%和67.37%,呈現斷崖式下跌。

對于宜人貸來說,大幅增加的現金對其構成了較大壓力,于宜人貸其他股東不利。

當然,對于在P2P寒冬依舊堅守網貸行業的宜人貸來說,我們也希望它如公告所稱,“借助上市公司在資金籌集、規范管理和公開監督等方面的優勢,進一步增強宜人貸平臺網貸業務的綜合實力”,守度過寒冬。

03

根據監管最新召開會議明確,網絡借貸等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已進入攻堅階段。

對于未接入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實時監測系統的機構,要限期退出。

對于已接入實時監測系統的機構,抓緊核查其按照監管辦法和監管要求進行整改的情況,對于不符合信息金融中介定位的機構要盡早勸其退出。

今年以來,網貸行業出清加速,多地區公布網貸機構清退名單,湖南、山東等地也先后公布互金整治進展。

11月8日,重慶也公告稱,轄內沒有一家機構完全合規并通過驗收,并取締轄內全部P2P網貸業務。

監管方面也給出了兩大轉型方向:部分可以轉型小貸公司、極少數可以轉型消金公司。

轉型,目前來講,存在兩大流派:一派是螞蟻金服京東數科為代表的技術流派,另一派是拍拍貸等公司為代表的助貸派。

搞助貸的,跟之前搞P2P沒啥本質區別,只不過是P2P的遮羞布,這對平臺自身實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雖然助貸在監管層面目前尚無定論,但是政策的調控是跟著行業輿論及整體表現走的。

如今不少企業違規操作現象較P2P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,完全的繼承其“衣缽”,長此以往,助貸也必將非法外之地。

網貸機構轉型小貸及消金公司都不容易,但不管是選擇留守陣地,還是徹底轉型,各大平臺都得基于自身實力,做好準備,迎難而上。

溫馨提示: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,不作為投資參考,網貸有風險,投資需謹慎!
APP 廣告圖
網友評論
條評論
推薦閱讀
  • 熱 點
  • 行 業
  • 政 策
  • 平 臺
  • 研究數據
  • 理 財
  • 互聯網金融
                熱帖排行

                相關推薦:

                1/1
                体彩四川金7乐玩法奖级